千里万里,朝你走来。

2017-03-18

同人/欲加之罪/戏梗

[2017.3.19/江澄怀]

整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一。
   天蓬/《悟空传》

“天篷,你可知罪?”玉帝问。
“知道,因为我扶起了自己所爱的人,所以有罪。”

   二。

-
一时兴起,慢慢排。

2017-03-18

同人/谎言/戏梗

[2017.02.26/江澄怀]

言荒成谎。

-

  一。
  刘邦/韩信

“天不杀韩信,君不杀韩信,铁不杀韩信。”
汉高祖十一年,刘邦以谋反之名关押韩信,用黑布罩裹笼子,让其不见天日。此乃天不杀。
借吕后之手,谴宫女持利器。此乃君不杀。
无刀无剑无戟,用以锋锐竹劈。谓铁不杀。
诚然,君无戏言。

  二。
  刘彻/陈阿娇

“若得阿娇作妇,定当金屋贮之。”
金屋藏何。
长门怨,一朝长辞天下缟素。

  三。
  唐三藏/女儿国国王

“若有来生,贫僧再来报答国王的厚恩。”
佛,是没有来生的。

  四。
  苏沐秋/叶修...

2017-02-25

李重光/陪我走完这最后一小时吧。

[2017.01.26/江澄怀]

“五十八,五十九……”
“阿四,陪我走完这最后一小时吧。”

-

他还是迟疑地看向我,那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在面对我的要求时所出现的犹豫。
扔甩在三轮车顶棚的军绿色棉麻帘布被那只麦色大手卷下来,翻帘盖落的那一瞬,我们目光相遇,交汇。也是在帘隙之间,我才发现,连同他眼睑旁忽地颤拧的刀疤也像是拼劲全力地在试图挽留。
我闭上眼,车轮与石板路间的翻滚摩擦咯嗒在耳,匆急的颠簸中又混杂着他的喘息与抽噎。双手在车扶上牢牢稳抓,再次感受到的却是,浑身上下流动翻涌的血液一次又一次向着胸膛击进的跳动。——阿四,你知道吗。直到今日我才发现,原来我活了十七年…
就是为了这一个小时。

-...

2017-01-27

同人/反派/戏梗

[2017.01.25/江澄怀] 

如惯例,排序不分先后。 
排梗前想引一句@渎刀 的话 
恶人有恶人的风骨,好人有好人的眉角。 

- 

 

一。
《十月围城》 阎孝国 
“老师,学生已报国恩。”



二。
《琅琊榜》谢玉
成王败寇,古今通理。
谢氏历代清名又如何?人死了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三。
《天龙八部》阿紫
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恶运,没有魔神,没有灾难,人们怎么会去烧香?没魔就没佛。
这个道理,你明不明白? 



四。
《笑傲江湖》任我行
江湖,只要有人就有...

2017-01-26

港娛/一生所愛/星娟

[01.24.2017/江澄懷/整理]
關於電影。
關於周星馳。
關於某位女士,關於愛。

-
“你知道你本來是個輕而易舉可以得到自己想要東西的人。”
“不一定。……怎麼會呢?”

-

《美人魚》
鄧超:“我从小就立志賺很多很多的錢,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錢更重要的嗎?”
《1988/25屆金馬獎得獎致謝》
周星馳:"一路拍到現在,好像沒有停過。"
《柴静访谈》
周星馳:“假如可以重来一次,我不會這麽忙了。”

羅慧娟:“他是一個极其痛苦的人,永遠都只會為了工作,他想不到一樣東西好過以前,或者比以前好。他真的很痛苦。所以你跟他相處一定要很有耐心,因為你跟他講他好像聽不到。其實他都在想事情,只是你不...

2017-01-25

樊哙/剑里的天下没有酒。

[2016.10.1/江澄怀]

“主公,我最了解你。”
“你有了解我什么?”

-

秦末的时候天下动荡不安,四方揭竿。
横起的战乱让我不得不扔下屠宰猪羊的大刀,凭着一身气力跟着一个叫刘邦的人在纷乱里站稳脚跟,谋得生机。
我樊哙一介乡野粗人,不懂什么拯救万民的大志,只知道主公仁义宽容,对咱们兄弟都很好。主公还说,等到秦灭后,就和兄弟们一起回家乡,喝家乡酒。“誓灭暴秦,拯救万民。”义军的口号声震耳发聩,和所有同行的兄弟一样,我也一直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入主咸阳前的那四年间,哙随主公大小征战共四十二场,从未有过败绩,甚至以仁义之师纳秦国降兵二十万,兵不血刃而得秦都。

彼时天云惨淡黄沙滚卷,咸阳...

2016-10-01

荣升高三

2016.06.08

我怕步履太慢

追不上你


2016-06-09

而今/关山作旧/总结

[2016.06.09/江澄怀]

江澄怀的故事里有刀客有奸商,有将士有人臣。

有沾满血腥的杀手,有软糯可爱的孩童。

而唯一不变的是一如既往的懒与烂。

-

刀客

14.08.15

老旧篱笆被野藤攀缠,竹园的木门也结上经年蛛网。萧条满目。
踱步入园,一地的落叶压在步履之下挣扎叫嚣簌簌作响。
墓碑灰冷,楷刻清隽。是那个人的名字。

抬眸对上毫无生气的碑文,唇角最后勾起个明媚的弧度。
落叶聚散,寒鸦栖惊。

“我会寻你,不论红烛与白骨。”

-

将士

15.07.19

数百里破盾断戟,尸血遍野。扑鼻的血腥令人气闷作呕。 
银亮胄甲此刻被血污糊暗红,长身直跪。烈日灼照,那双眼皮重及...

2016-06-09

古原/相杀/军师与将

[2016.02.20/扔旧坑]

旧坑


-

军师。解颐c.


在营帐内听着厮杀和战报,面上仍是惯有的沉静,苍白劲瘦的手指在沙盘上从容地推演。敌军的战法套路,就渐渐清晰。
目光盯上一处隘口,只要攻占这里就必胜。然而此回的目的,并非是要他们赢。
烛火明灭了一瞬,袖手起身,向帐口的将士吩咐道:“去请你们将军过来吧,就说...我有话回他。”


将军。江澄怀c.


寒风北啸,将头顶上最后一抹亮色剥夺。刚刚打赢的一场恶战并没有给军中带来过多的浮躁与兴奋,骄兵必败,是所有从刀刃上踏过来的将士都明白的道理。

因此一切仍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只待最后一声凄厉号角吹响,宣告最终的胜者。
急促的脚...

2016-06-09
1 / 5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