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存个梗。

-“棋逢对手的两个人,最后为什么会分成胜负?”
-“易醉扶头酒,难逢敌手棋。
  人生太短,遇见已经很难,不如来场生死局。
  不枉此行。”

赌局万千,我这一生只做一场豪赌。
殊途同归。

2018-12-11

古原/师姐弟/双向暗恋

和神仙对戏,导致持续自卑无法结戏。


燕来京书:

日记记述向
2018.11.17



-


陆行楼。江澄怀c


隆冬大雪,虎豹豺狼。
我再一次睁眼的时候,和闭眼之际相同至极,是夜晚。可又那么不同,额上多了暖帕,衣服也是崭新的,一室通明。
似乎被什么注视到了呢。
我忽地支起身来,全副武装的戒备和狠厉是后来她描述给我的,熟稔且迅捷,跟那束目光对接了。
我见过次数最多的光亮,是狼的绿眸。但这次不一样,太不一样了,眸里相同的探究竟有繁星的错觉。

她过来告诉我她的名姓,“冯愿,心愿的愿。”并告知以后我便是她的师弟了。
我错愕,一声未吭,腰间紧攥的拳头下意识松了开。之后她...

2018-12-08

古原/功臣/望乡台

[2018.9.1/一群人]

“此处是望乡台,你看我做什么。”

-
沈随。江澄怀c
高台的冷风鼓袖。
入眼的今朝国土,战火已是息平,配上了烟花礼炮。当真是登高者可揽天下,错了错了,可览。
“兔死狗烹,弹尽弓藏。”
这乱世出得了英雄辈,也嗜得了兄弟血,飞升炮花炸出鸿象,是血红。
身侧之人,何尝不懂这番道理。
自沈某与这人,一同助当今尊主扼灭最后一名前朝余孽时,死局便随即敞开,知人目光落于自己。
“此处是望乡台,”入瓮便入瓮,不妨开怀。
“你看我做什么?”

王砚。 @燕来京书
长驻处,前朝所立,八嵎里突显,相传能望半壁山河,梓里旧乡。
久战扼人喉,颈皮锁得下咽紧致,风夺上乘,屈肘侧倚台壁,...

2018-09-01
1 / 16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