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功臣/望乡台

[2018.9.1/一群人]

“此处是望乡台,你看我做什么。”

-
沈随。江澄怀c
高台的冷风鼓袖。
入眼的今朝国土,战火已是息平,配上了烟花礼炮。当真是登高者可揽天下,错了错了,可览。
“兔死狗烹,弹尽弓藏。”
这乱世出得了英雄辈,也嗜得了兄弟血,飞升炮花炸出鸿象,是血红。
身侧之人,何尝不懂这番道理。
自沈某与这人,一同助当今尊主扼灭最后一名前朝余孽时,死局便随即敞开,知人目光落于自己。
“此处是望乡台,”入瓮便入瓮,不妨开怀。
“你看我做什么?”

王砚。 @燕来京书
长驻处,前朝所立,八嵎里突显,相传能望半壁山河,梓里旧乡。
久战扼人喉,颈皮锁得下咽紧致,风夺上乘,屈肘侧倚台壁,与他高下相对。
“望乡望

2018-09-01

李鸿章/八方风雨,风声呼啸。

[2018.4.20/江澄怀]

“阖眼,斑斓一生。”
“醒来,大梦一场。”

-《阖眼》
/江澄怀,或者沈追。

李中堂瘫躺在卧椅上,木脚颤巍巍呜咽。屏退了左右后,屋内只剩下自己,已不顾及透支过度的身体刚刚咳出黑血,枯槁的手攥近烟枪,贴上嘴,吸送一口。
枪杆子滑落,掉地滚过半圈。
烟灰抖散。

光漏了进,从窗格外,落入他的眸里。
古井生辉。
人世七十九载,终。

-
重蹈黄粱梦。

道光二三年,京都花满。
刚挨过昨夜晚寒风的枝桠垂下头,不识趣的麻雀飞去,栖会脚。枝丫更垂,鞠成镰刀。
春风吹廊过。

李鸿章抬腕捻笔,一笔写下个“勤”字,才准备收拾下桌案。棣华书屋外就传来随童的喊声。
“二少爷!二少爷!”
未见人先得...

2018-04-20

霜风


一磕再叩,冽风涌入他的脊梁,压了弯。
人说男儿不该轻易而跪,人又言他李延折损气节甘愿为狗。鞑靼人捧腹,笑得肆意。共赴的囚伴在扣上镣铐,面青目紫之际,也不忘朝他拋去冷眼。
关外,风雪落万壑。

时令所趋。
他眼前是大片的血与雪,混合着,污了视野。

-
码个片段。

2018-03-08
1 / 15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