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民国古现原/三生/错逢

[2017.6.28/江澄怀]

 

 

缘深缘浅,路长路短。
遇见就好。

 

 

 

-初遇

 

 

 

好人家的公子。沈慊c

帘外风兼雨,秋声飒飒。
桌上的蜡烛将要燃尽,风卷帘,吹得火光跳跃,在白墙上明明灭灭。桌前平铺着一张信纸,一笔未动。砚中的墨水干涸,笔尖却未曾染黑。秋雨总会惹人思绪万千,情愫难寄。雨声淅沥,分明是情深至极,情意正浓,却不知该如何落笔。
烛火终于在雨停时灭了。
月光虽不能朗照,却在黑暗中也看的分明。斜倚窗边,雨声停歇,秋风寒彻骨。

 

 

纨绔。江澄怀c

夜风横细雨,月上梢头。
街衢人潮渐渐散去,笙歌归院落,灯火将歇。方从烟柳地踏出,浑身上下的脂粉气混和着酒意,把视野洇得模糊。昏糊之际望见一阁间灯火犹在,定神试图扫消些酒意,却是徒劳。像是白宣墨砚,又似乎还有个提笔不书的人,嘿,莫非是魏兄么。
缓了缓一浅一深的步子,凭风借力足尖轻点,飞身攀拉住窗沿。探出半个脑袋,正欲入内,不想烛火骤熄,忽转昏暗。
掌背似乎触及什么,等等……这,谁在窗户边儿放的凤爪?

 

好人家的公子。

昏暗中一道身影倏然闯入,惊愕间正欲起身寻一蜡烛重新点燃,却忽的自手上传来一阵温热触感。连忙抽回手,衣袖拂动手边的笔滚落在地,慌乱中不知所措,后退几步借着隐隐月光勉强看清了来人。
浓郁的脂粉酒气在屋内久久不能散去,想来应是方从烟柳之地回来,醉得不省人事这才迷了路。抬眼望去,故作镇定道。
“…观阁下模样,莫不是烂醉走错了地方?”

 

 

纨绔。

平缓语调伴随一声哐当震入耳蜗,倒遮掩住那人言语。诶,魏兄在说些什么啊,今日怎么连带着耳力也都不太好使了。佯装领会地颔了颔首,却也不忘琢磨自己是不是中过些江湖奇毒。
不成,不能待毒气发作。念罢环臂拽拉搭借他肩,“我说魏兄,你……再不搭把力,”就着他步步回退的力道,顺势前倾逼近那张面庞吐出句埋怨。
“我可就要摔下去了。”

 

 

好人家的公子。

面前的人显然醉的不轻,同他讲话只是白费功夫。
这人喃喃间隐约听见魏兄?看起来不仅醉了,还认错了人。现下也没其他办法,只好暂且顺他意来吧。醉成这样的人,应该不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扶着人勉强稳住身子,逼近的面庞将话音与酒气一并吐出,不禁屏息蹙眉微微后仰。
快步扶人到桌前坐下,倒了一杯温热茶水递过去。
“醒醒酒。”

 

-再逢

 

 

民国戏有些恼人。
待填。

评论
热度 ( 6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