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同人/谎言/金屋藏何

[2017.7.25/江澄怀]

若得阿娇。
定当金屋贮之。



-

御书房

刘彻。江澄怀c
火舌贪舔烛身,灼尽偏殿冷宫难忘旧事。
堪笑母妃言微人轻,堪笑她举棋不定,堪笑她此生寂冷。权欲相邀,无可抵拒。“若得阿娇,”记忆映出那人的款步走来,映出那双眉眼里阿姐从未有过的孤高。“当以金屋贮之。”当这句誓言欣然道出时,权势这条征途,便再无法回头了。
门外碎步声近,该是那人,掩卷掸袖抬步而去。此后羁縻,倒也相坐无真。
眸转清明,解颐承迎,“阿娇。” 


陈阿娇。宗棠c
金殿灯火明灭,亮如白昼,两侧侍女手提烛火灯笼,垂头不发一言。长廊幽深不见终了。末了,辗至殿外,灯火阑珊,想来又该在处理政务。
拦下宫人通报,立于门前细细瞧着那人的身影,依稀记起儿时,郎骑竹马,绕床弄青梅。尚在玩闹,听得他一句誓言,面颊羞红,嗔怒状扑入母亲怀。
记此不觉漾出柔情,听得他呼唤声,方回神端过茶点入殿。
“夜色已深,陛下该歇息了。”


刘彻。
来人眸底春水初生,流转粼粼。
方抬起的手被那声愣怔后唤出的陛下冻凝,于当空滞了滞。
初登高座,握权甚微,窦氏又虎踞不移。念及祖辈之时,吕氏的垂帘摄政,心下亦冷。虽说这成归外戚,却难揣会否败于外戚,轻抚过她鬓间碎发别向耳后,“更深露重,阿娇是在等彻吗?”咽去将呼之欲出的冷哼。
到底不得不防。
“阿姐遣了队舞姬献技,排期下月,愿与阿娇共赏。”


-

后花园



陈阿娇。
正午阳光充裕,正是舞姬献技之日,梳妆过后携着母亲去往御花园。
石坛边有双头一枝的牡丹争奇斗艳,走近唤侍婢摘下一朵,接过后细细打量。
“两朵未免太夺人眼目,一枝独秀总是最好的。”
递与左右,不带一丝惋惜转身去往宴会所在,待宫人通报后走向高座,向着那权利最高之人行了礼后方理裙而坐。



















新坑慢填。


评论
热度 ( 7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