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执炬迎风/双将

[2017.7.20/江澄怀]




爱若执炬迎风,
也当炽热而悲恸。







-

赵允。梅允c
风卷残云,连袭万里骤晦。
目光所及,尽是暗红铺地,残肢折戟遍野,呜呼哀哉。
握刀跨马,隐去眸底狠戾,兵临其城下。
仰首望去,日光倾下,霎时似寒光逼至。吞咽下一口血沫,手掌上血痕狰狞,仍旧毕力握紧长刀。
此刻于我竟是煎熬。犹记年少知交,并辔弯弓射野,相逢意气为君饮,怎忍看他为难。而今大势已定,我又能奈何?
朗声吐一语:
“降吧。你——已输了。”
纵马前行几步,咬牙狠声道:
“看一看周围,大齐亡声响了。”









陈渡。江澄怀c
旌旗沾血污糊,上头齐字咽呛了尘沙,将欲奄垂。残兵,破甲,遍处横尸,诸般凿凿征迹了然战况,成败既定。
兵马临城,大齐毁摧,只需最后一声令下。
屈膝半跪,仰脸接他目光,战场无师友,并辔共饮又当如何。分明从来殊途,各为其主,可笑他竟含不忍。
家国面前容不得私情,关山难越,旧事当旧。他拨不开的云霭,不如换自己来,也算输的光彩。
“赵将不必堪怜旧情,”眼底锐芒未折,言辞带了讽屑,“杀剐请便。”











赵允。
黑云压城,号角声此起彼伏,战鼓已然擂响。
抬臂一挥,三军皆退后数丈,四野重归于静,纵然甲胄加身,却难遮萧瑟。
北风猎猎若呜咽,卷我赤袍。那人固执如常,一字一句,锥心刺骨。
知他倔强脾性,怕是……握刀之手轻颤,强压下恐慌。
压目迫近他,忽而举刀,锋刃既出,寒芒迸射,刀尖直指其面。冷喝道:
“齐——外强中干,自征战始,便危如累卵。天命如此,你苦撑何用!”
与他对视,沉声:
“倘你愿降,本将担保城中百姓安然无恙。”
悲极反笑,此刻手中底气,竟只余齐都百姓。










陈渡。
阖目待伐,鼓声竟歇。
周遭人墙退却开来,空出个方丈樊笼,困围我他。何必留渡性命,是,如今齐国确是虚壳枉在,微羸不堪。但这份山水滋养之恩,根生蒂固。祖辈名耀皆奉拜于此,怎可说弃就弃。
“何必僵持,”
他深眸迫近,一挑寒芒,阔刀侧了锋芒直指自己。铿锵字句搬出全城百姓,怔讶之际朗声回去。“就算我全城性命尚可留存,敌军入关,也必然烧伤抢掠。”
见他悲怒之际,逸出苦笑。脑中忽闪往昔,浮冉他初见明眸,此刻,胸中竟一番绞痛。孽缘,到底孽缘。
既然终究民不聊生,独留空城,倒不如输个干净,留身清骨。
“所以,动手吧。”






赵允。
寒风如刃,击在面上若刮骨疼痛。但闻耳后风鸣,旧梦恍然,一幕幕支离破碎。
爱若执炬迎风行,必有烧手之患。年少慕艾于他,彼时轻狂不屑,扬言纵世俗难容,亦有家国所阻,我也要和这人共尽余生。
战场之地,常覆三军,胜败为兵家常事。满腔悔意徒奈何?开弓没有回头箭。
“便当是……为我,你退一步,如何? ”
垂刀勒马倒退数步,刀尖与地面沙石相抵,音声刺耳难听,其上血迹被尘土湮没,锋芒不再。
苦笑,他若肯降,便不是陈渡了。换位处之,我亦如是。然心头最后的一株稻草死死撑着,倘若——为了我呢?









陈渡。
尘沙爽垲,凭借了凛冽风势吹糊在皮肉,贴上未愈伤口,如蚁叮咬。
他勒马垂刀,刀尖插陷地里,神色恍然。大战鼓声擂响,但被这一人抬手压却,长日征途,诸将疲困,周遭人墙,难免士气消磨。他的士卒都在等待那刀刺下去,迎来终结的雀跃。
再如此虚耗时日,他定会落得个娇纵自恃,不识大局之名。倘若是为了他呢。
“那便,”指掌迅速挪移臂膀皮肉中的箭矢,猛地拔出,任这臂部血液流浸。将箭矢抵向他脖间突起,目光对接之际,才发现此人眉目如雕,稚气脱去,深眸淌出柔色。
那我退一步,就此一步。将手中物什至下挪至人胸膛,唇瓣几乎与他耳贴近无缝,赵允,在家国面前,只有家国,从前你我秦齐。今日,只你,只秦。再无别他。
“为了你。”
反手把那矢尖埋进自己左心口,你的战胜之礼,陈渡给不了你别的,这一抱就当是薄礼吧,对不起。











-

“倘若——是为了我呢。”
“对不起。”

评论 ( 5 )
热度 ( 17 )
  1. 梅允🌙江澄怀 转载了此文字
    我…找不到修改过后的了。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