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再回头








列车压过江汉的铁轨时,下了场暴雨。
广播提示里的女音从标准普通话切换成外语,用平淡礼貌而不失抱歉的语气,反复告知乘客,说要晚点。
本来十点要归家缩进被窝的我,被迫承袭了前几天的修仙历程,连续签到,硬生生过了十二点才抵达成都北站。
睡意被出站口内下车的乘客,拎着的大包小包挤到消无。
因为几天前是我家老爹送机,今天回来换了同行同学他家长来接我们,她家人很热情,再一次冲淡了疲惫。凌晨零点的尾巴,在一点之前,叔叔接过我俩的行李,一路寒嘘问暖。
我接过一个个话头,然后在汽车引擎启动之后,低了头,解锁了手机屏。剪下列表里因为先前信号常断留下的几个弧,刚道出句句晚安。








你就像失了声的烟炮,哑过一阵,突然嘣隆。
炸了个猝不及防。










我吃了宵夜归家,然后洗漱完毕,没了瞌睡。
凌晨两点五十七,隔壁楼里不知道是什么品系的犬吠了个不停,好了,现在没声了。
你动态让我眼睛一酸,想起很多事来,翻涌不息,摸黑找了找信纸,才发现出门时把文具盒塞进了行李箱,懒得走到客厅,于是打开了手机,写给你。
负能,状态不对,是你今晚提到最多的关键词。我以为会是荣升三党的不知所措,但你说不是,之后,多多少少猜到原因,大概是无可名状的空。










转过头去,来路已经模糊不清。
前几天,一声问候的企鹅系统发来提示,好友两年。初次见面的时候是你初升高的暑假,踏进这个圈子,我捡到你。
我们都记不住你最初给自己起的名字,我只搜捕出一个谐音,鲤鱼。
你比我好,第一次布置作业的时候,你准时上交,态度诚恳。
我只觉得肩头的担子忽重,头次的为人师表,是荣幸还有谨慎,想尽力做好,仅此。
后来师门注入新血,再后来咱仨过了第一个师门的七夕,后来的后来,还是只剩下你我,师徒二人。









时间过去太久,久到我身上硬气磨损殆尽,久到我额头上被列表标记为太狗。
算是丢了脸皮,算是卸去伪装。
兜转过那么多地方,你跟我说,再回头去看看,其实才发现我真的很好。
我回你,你也不赖。
我隐去了好多字,隐去了因为你是我第一个晚辈,这么久了不离不弃,仅剩唯一的那么一个,独一无二的。
我不太会写这类的东西,潦草而不忍看,也乱到是理不清的胡扯。
你说我天下第一英俊帅气,比我自吹自擂九万八千次还管用到飞起,时间不早,修仙到此已突破三十三层天,直达上神。









没什么想继续说的,荣幸之至,遇见你。
要再回头,还是给你起这个名。
“暗室逢灯,绝渡遇舟。”
“李逢灯,困境之时遇贵人的意思。”
可是反了,你才是我的贵人。



















-
丢在loft,至少不会手抖删掉。
江澄怀给他至始至终独一无二的徒弟。

评论 ( 1 )
热度 ( 9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