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不死不休/杀手

[2017.12.10/江澄怀]

我们从生来就手握刀剑,
我们之间的战斗不死不休。



-
杀手01。江子归c
第十三日,死生参半。
西天角只留了痕孤月,带了几分凄色生生碎在林间,被那阴间无常捡拾了去,权作引魂白幡,独缺了三支回魂香而已。隔着十三日的残血看前路,似是等不到破晓云开,所见唯有殷红染遍,尸骨无归。而这场棋局终会留下一只棋子,得以存活,却从此没有生命。
玄色衣角簌簌拂过草叶,血水混杂泥浆沿着垂落剑身蜿蜒,在地面上聚成暗色斑块。冷雨飘风,薄衫禁不得寒,凉意砭骨。折身进了先前屋子,那纸窗上破了一个洞,风直灌进来,卷得尘土漫天。



杀手02。江澄怀c
四野,一片死寂。
翻身下树,足尖轻点脆枝微蹲稳住重心,林稍的鸦嘶鸣出静里活气。扫眼横尸,听嗅觉未因缺眠失休松却半分。第十三天,那么,还剩下不足十人。
穿林风打斜新雨,挑了个逆风向探寻,扑入怀时的雨是血气腥熏。左掌靠覆后颈,指尖按压,突地捕捉到人影去向,稍活动下颈椎后,喉结在皮肉里划动两番。
“怎么,还要躲起来?”
暗云遮去半张月,月晕浸起红廓,无情地俯瞰这场死生角逐,不死不休的斗争。思绪转瞬而逝,侧身之际手指指肚上鞘,虎口钳柄,一览周遭环境,随时准备着推鞘露芒。


杀手01。
听得脆枝声响,像极亡灵半咽入喉的哀鸣。
半合双目里陡破冷光,云墨随之爆裂翻涌,肺叶间一瞬满溢令人窒息的鲜血味道,兼杂阴雨天黄褐狼藉的泥泞。
自己最为厌恶秋雨,更遑论这腥风晦色与尘粒割面。打雨里缠斗虽则无伤大雅,可黄浊泥浆溅了半身总不是什么令人愉悦之事。
速战速决不大可能。自己手头性命早已不计其数,想对面那人也差不得多少,除非他运气占了满,至今无人取。
这好运怕轮不到自己。
合眼沉气,收人起伏呼吸入耳,犹似无钩缠线,只不过谁是谁是姜太公谁是愿者还未有定论。脚步声戛然而止,堪堪定在几步之遥。
先发制人。
重心猛的朝右偏移,身体顺势完成侧翻,撑地手掌泛上粗糙疼痛。小腿肌肉承住压迫后借力上弹,手肘微作蓄势送出匕首,青光乍现直逼人后心。


-
暂结。

评论 ( 1 )
热度 ( 5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