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青山哪重/师徒

[2018.2.1/江澄怀]


“用我的命。”
“一命换一命,我的命比他值钱。”



-
师父陈意。寒江c
独对云浪重重,衣袍扫地,盘坐入定。山风卷袭,携鸟鸣过耳际,细碎树语,涓涓流水叮咛,这一方天地的空寂,更衬得心中不平。
“合该?本是不该。”
恶人遭伏,天下皆喜,不知事的小孩编来歌谣欢颂,各家各户不再关紧门窗担惊受怕,概是只有自己才如此反常。
皆只因十几载前曾在这青山上为那恶人许诺,我有一分,便教你一分。皆只因他纵有百般恶行,也是曾相伴的徒弟。
思虑既毕,缓缓启眸,重归波澜不惊。久沐山风,半敞的胸怀冰凉,目光放远,恰能窥一隙破曙天光,懒再犹疑,离座拾鞘,皂靴前踏,抱剑投身入云浪,飞往山脚。


孽徒冯遇。江澄怀c
愁云翻卷未歇,刀身埋地。
胸口闷痛上窜灌堵口鼻,引得吐吸不均,失去气力。猎猎山风作响,摇震耳膜。恍惚却是此起彼来嬉笑声。
是,冯某手上亡命徒无数,是恶魔。胜者为王败成寇,但不过是因为暗伏藏兵才赢下自己,就扬起了收拿恶人头骨的旗帜。是了,正人君子,用阴谋压制罪恶。
急风倏来,携夹凛然剑气,冲乱愁薄云雾。
——陈意,他来做什么?
挂了诡谲笑意的嘴角微僵,仰脸接上他目光时,压下去某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呵,又一个来伸张正义。
既是旧识,那么,“许久不见。”



师父。
脚下讨伐声震天,人头攒动,上百尸身横曝,粗略扫过,一人跪伏在其间,姿态狼狈,眼中轻狂半分不减,穿越时光,与多年前的少年身影重合。
你仍是一把折不断的剑。
如此便足够了。
晃身动,一跃着地,振袖抽剑,铮然撞上正道首领一击,异声顿时四起,也有人猜出自己意图欲上前阻止,泠泠目光转过一圈,最终停在眼前人的脸上。
回避来意与招呼,因为不知如何解释,只是平静道。
“站起来。跪天跪地跪父母,果真许久不见,以前教予你的,也尽数忘了?”




孽徒。




评论 ( 4 )
热度 ( 9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