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天光乍现/刀剑客

2018.3.15

灯红酒绿,没有,金碧辉煌,没有。
我活着,是不清楚要什么的。这一生如亘古长夜,遇见你,才算破晓。

-
剑客。苏折光c
灯市明如昼。
星点浮沉,明镜出天穹。
脚下画舫随着水波来回微微晃荡着,倚着临水扶栏探身远视,稀稀落落的枯叶围着几盏粉黄河灯钩在浮着水的断枝上,渐渐沿着河道方向游移进了洛阳金迷纸醉处处笙歌的夜色里。
少年豪饮醉忘归,不觉湖船旋旋移。
想这半生颠沛,心头渐渐堆秋。繁华世过路人,客尽是他者亲朋。
胸口闷着郁气,拧眉解剑入怀,旋指握上剑柄锵然拔出半截青锋,对着光细细打量澄澈如水的刃口。
今夜,将有人命丧在此刃下。



刀客。江澄怀c
朗月高悬。
脚下屋瓦灰冷,晚风吹袭。
刀柄上挂了的流苏穗子被风掀起,垂须碰到掌肚,撩痒出思绪。自从养父他过世后,手上人命买卖,似乎再不问来路,不看是非了。
连天边的厚云游弋兜转,也都会归去。
“二十余年如一梦。”
嘴边牵扯出渐浓笑意,想来,这柄利器,还是以鲜血开刃的。跃身下街头,只觉人潮汇涌,繁灯点缀晚夜。别去高楼寒气,眼中流渠里飞溅出光点。
既不知归途去处,那以杀止杀,死生江湖。





剑客。

未完




评论
热度 ( 7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