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无终/惊枝未稳/总结

[2017.12.29/江澄怀]

仲达说前路坎坷,小心驰骋。
你笑得张扬,挥鞭跃马,一身的意气风发。高声,“前路坎坷,更当放手一搏。”

扫雪开径,然后放手一搏。
留个2017年终总结吧。
-



01.27.17
李重光/十月围城
我闭上眼,车轮与石板路间的翻滚摩擦咯嗒在耳,匆急的颠簸中又混杂着他的喘息与抽噎。双手在车扶上牢牢稳抓,再次感受到的却是,浑身上下流动翻涌的血液一次又一次向着胸膛击进的跳动。——阿四,你知道吗。
直到今日我才发现,原来我活了十七年…
就是为了这一个小时。




6.17
刀客/杯酒风尘
枯杉雪朶,霜寒四伏。
冻风触开破瓮,一声呜哑。唐刀挑了炭火,火光明灭,毕剥出星点暖意。
流离偏地竟遇故人,扫雪相迎。
“别来无恙。”




6.27
程万里/相随
“到底不及您忠厚仁义,效忠明君。程某身为武臣,未能埋骨沙场,是为不忠。身为人子,未尽孝二老,是为不孝。如此不忠不孝之人,承蒙魏丞相怜悯,如今归途,就当我咎由自取。”

眼眶干涩,最终神色削减了锐气,再看那处时,借微弱光把,隐约见他鞋靴沾带上水露,足印旁有着不浅不深的水纹。微地估算了日子,才缓声开了口。
“转告二老,” 霜寒方至,外头该是新雪初上吧。“近日天寒,记得多加几件衣裳。”




6.28
纨绔/错逢
不成,不能待毒气发作。
念罢环臂拽拉搭借他肩,“我说魏兄,你……再不搭把力,”就着那人步步回退的力道,顺势前倾逼近对面张面庞吐出句埋怨。
“我可就要摔下去了。”



7.25
刘彻/金屋藏何
权欲相邀,无可抵拒。“若得阿娇,”记忆映出那人的款步走来,映出那双眉眼里阿姐从未有过的孤高。“当以金屋贮之。”当这句誓言欣然道出时,权势这条征途,便再无法回头了。
门外碎步声近,该是那人,掩卷掸袖抬步而去。此后羁縻,倒也相坐无真。
眸转清明,解颐承迎。
“阿娇。”




7.20
陈渡/执炬迎风
“那便,”指掌迅速挪移臂膀皮肉中的箭矢,猛地拔出,任这臂部血液流浸。将箭矢抵向他脖间突起,目光对接之际,才发现此人眉目如雕,稚气脱去,深眸淌出柔色。
那我退一步,就此一步。将手中物什至下挪至人胸膛,唇瓣几乎与他耳贴近无缝,赵允,在家国面前,只有家国,从前你我秦齐。今日,只你,只秦。再无别他。
“为了你。”
反手把那矢尖埋进自己左心口,你的战胜之礼,陈渡给不了你别的,这一抱就当是薄礼吧,对不起。


7.29
四弟/来送你
“你是在以自身为鉴,警醒我。”
故意咬重警醒二字,随后拽腕微抬他食指指尖,点在自己胸膛,一字一顿,“以罪臣之身?”
“还是,”
忽缓力抬臂拨开他碎发,从眉梢抚至眼角,摊掌搭肩头,扫送开一肩雪点,“以兄长之名劝谏我。”



8.27
孟小冬/遇火
1930年冬,厚雪载道。
讣告揣携寒冽吹刮而至,他伯母辞世。梅宅挂上黑字白联,丧炮声炸飞枝头雀,惊抖的还有这份所谓的名定兼祧。
吊唁被拦,挡住去路的人里,添了他。
“小冬,你回去吧,回去。”
三零年的冬,一地的白皑刺痛眼。

然后他唤我的名字,“小冬,你回去吧,回去。”
赴美归乡的第一次照面,他披麻戴孝,字若悼文。
我退步转身,向着送葬的木棺,脱帽放伞弯了腰深叩一礼,磕成白首。



10.23
孽徒/青山哪重
是,冯某手上亡命徒无数,是恶魔。胜者为王败成寇,但不过是因为暗伏藏兵才赢下自己,就扬起了收拿恶人头骨的旗帜。
是了,正人君子,用阴谋压制罪恶。
“陈意,他来做什么?”



12.10
杀手/相杀
穿林风打斜新雨。
挑了个逆风向探寻,扑入怀时的雨是血气腥熏。左掌靠覆后颈,指尖按压,突地捕捉到人影去向,稍活动下颈椎后,喉结在皮肉里划动两番。
“怎么,还要躲起来?”



12.20
沈随/极好的一生
“告诉他们,”
烟头跟随食指搭在储灰缸边口,点了两点,碰抖掉灰烬。他目光灼热,似曾相识,附带着荆棘蔓延到这方来。自己视线下意识收拢,焦距指尖,直到烧到烟蒂之前的火星子烫上皮肉。
“我过了极好的一生。”


-
17年的东西没有收尾的有几条。
不着急,山高水远,岁月长流。
明年见。
END.

评论
热度 ( 11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