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剑一/晋磊/文君墓

[2014.8.15/江澄怀]

晋磊。自戏。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老旧篱笆被野藤攀缠,竹园木门上经年结上了蛛网。望着这番残破的光景,心中不胜感怀。踱步入园,一地的落叶被脚步压地簌簌作响。]

[眸光终是焦距在贺文君之墓这清秀隽永的小楷上,复又涣散。轻撩前袍单膝跪下,垂眸将手握的百胜刀抵于地上。忍痛阖眼,山间之风把树叶刮地响,一如那年文君的百般不舍。]

文君,儿时我曾承诺于你,定会娶你为妻。但贺家的一场变故不得不让我身负深仇,我也告诉过你此仇来日必报。我要让姓叶的那家子尝尝这般苦,迎娶叶沉香并 非我本意,可这潜入叶家的大好时机我怎能错失?自那日你我亲眼见到最亲的家人惨死时,我就已然下定了主意。

这一路走来,我深知早就成了那满手鲜血的疯魔了。可是师妹,……我并不后悔。我晋磊决定的事从不容许回头,也决不允许失败。

而今,我已让他们叶家人血债血偿了, 师父师娘的大仇得报,我很开心。

[风拂过衣袂,睁开眼抬手拂去碑上厚厚尘诟。指尖触着冰冷的墓字,僵持了下。]

小时候,我就说过一定会娶你…成亲以后我们永远住在山上,不理凡尘琐事,养一群鸡鸭,生两个孩子,要一男一女,这样哥哥才可以保护妹妹……

我这一生,没有后悔过,唯一没有如愿的 便是,不能见你凤冠霞帔一席红衣倾城, 不能见你朱唇轻启唤我夫君。就让这天作媒,地为约,即使不能红烛相伴,我也会白骨赴约。

[抬眸应上灰冷的碑,勾起嘴角明媚地笑着。 ]

如今,我来迎娶你了,文君。

评论
热度 ( 13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