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剑一/晋磊/<血洗叶府>

[2014.09.02/江澄怀]

旧皮重捡

写个两三百字玩玩儿

之前的戏里还没怎么写过叶沉香

------------------------------------

晋磊。血洗叶府

熊熊烈火将叶府头顶的那片黑夜烧地红透,浓烟里败叶枯枝被呛得吱呀生晃。

一具具面上要么被血污糊要么僵在惊讶的尸首堪堪趴卧于地,似极匍匐叩拜之姿。

眼前这紫蓝衣裙的女人秋眸圆瞪盈满惊恐。

——晋郎,你……你疯了吗!他们……都是你的家人啊!

闻言不由放声大笑,笑得猖獗。家人?晋某的家人里没有姓叶的,仇人到是有。亡命徒粘稠的血浆顺着刀刃滚落,混着粗沙鼓成了个个液球继而又铺展浸开。

——那……晋郎,与我……与我恩爱几年,难道都是假的吗?

唇角勾起浅浅弧度,眉峰轻挑冷哼一声。

“呵,恩爱?棋子而已,谈何恩爱。”

刀锋轻转指向半仰面却还剩着那么口气的叶老爷子,叶问闲。今日,你也要尝尝亲见至亲死于自己面前的这番滋味了。

“我在师父灵位前发过誓,此仇必报。”

唐刀收回身前,叶问闲挣扎欲起身相拦,说这一切与自家小女无关。

厌恶的语气带着嘲讽,半字也懒得多提。

“那又如何。”

尖口狠刺了那个天真可笑的女人。猛刺之下,她的血溅在自己脸上。

畜牲么,远比不上他叶问闲。

放过叶沉香?当年可又有想过多少无辜生灵因他叶问闲就此化为涂炭。


问余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


自闲山庄的大火烧地依旧,屋瓦坠焚梁木成灰。扬唇笑意明媚,唐刀饮血酣畅。

当真别有天地,非人间。

---------------------------------

把戏重新放在之前一个坑上面。但是日期是最近。

评论
热度 ( 6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