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剑一/晋磊/深夜犯病<晋文向>

[2014.09.03/01:45/江澄怀] 

晋磊文君。大半夜的小剧场。

-------------。

 骨
  生花
  以酿酒
  百年后启
  邀佳人共饮
  约期至未有赴
  朗月笑我空对樽

 欸 
  师兄 
  晚上好
  怎么还不睡 

---------------。

崩坏/晋磊视角自戏版

<1>

寂夜空山冷枝,星河袅袅。

一袭蓝袂并立身旁朱唇微启又怯生生地合上,溢满清辉的夜寒气袭人袖中手已带凉意顺手为其拢了拢外袍。

终是抑不住心绪,旁立人扯开静默,“师兄把自己的深情都葬在了那一人身上?可曾想过有人一直在等你驻足…。只要你停下她可不顾一切的奔向你。”

指尖拂过刀刃上温暖的月华,淡而笑。深情?早就没了那东西。或疲或倦长长久久,那东西同岁月一体,相去万里不复回。

<2>

夜寒天冻,师妹身子一直不好便扶人回屋递与一盏刚温过的白茶。茶气氤氲里将人脸看的不真切,不知是因为水雾的缘故还是怎的,那人眼角似有湿润。

“文君,究竟还是不愿放下吗?”

“我想每天坐在窗前摊开一本书。过着清淡的日子,只一杯清茶淡漠悲欢,清浅的把日子过得淡薄。将山水看的清淡, 简朴衣物只为花草低眉 。最重要的是希望这样淡然的日子是文君与师兄在一起,我们还可以养一群鸡鸭生一男一女….这样看来不过执念而已。”

茶香醉人眼。脑中忽想起当年斟茶对弈之时,此人眉眼间洋溢的温柔一如此刻。

不禁有些动容,终究是自己负了她。窗外忽下起雪了。有些歉意地抬手准备抚上人脸却又觉不妥无措地悬在半空。

<3>

只听一声哽咽声色,瞧见有珠泪划过人脸。

“师…师兄…可还记得”

闻声感觉心中一紧转身背对泪人。

窗外落了的雪大了起来,簌簌响。合窗提笔在将僵冻的墨盘里沾了下,因久久未落笔笔尖之墨顺势落下惊了这一纸孤白。墨水晕染开来神色恍惚倏忽清明,触纸落了四字——此生牛马。

“文君明白了,师兄保重。“

自觉墨点狰狞扰了素宣,便揉成了团扔于案上。推门兀自走出暖室。倚了门前老树将头靠在树身抱刀阖目睡去。

------------------------。

文君。

微觉人走后不久门口便没了声音,又想起门外的大雪。拿起披风起身出门寻人便发现门外不远处老树下的人。

想到明早起来浑身湿透的师兄,又担忧又觉得好笑。

走过去厚厚的雪打湿了绣花鞋,但心中却带着一丝暖意。不是艳阳高照又如何即使这冰冷雪天,只要能看见他,都是暖暖的。

抬起手把披风盖在人的身上。也坐在雪地上轻轻靠在人的肩上沉沉睡。

晋磊。次日晨。

雪夜困倦来袭沉沉睡去。

略带睡意地微侧身,迷糊之际似闻鼻息。缓缓睁开惺忪睡眼,见眼前人睡意正浓,睫上挂了清露,初日破晓天光伴着第一声鸡鸣慵懒洒在其脸上。

积雪还未来得及消融尽,见人头上顶着的白雪复又想了想自己,勾唇浅笑。

“白霜落满头可是这般?”

可惜只是年年岁岁花相似。

念起文君体弱于是抬手摸了额头,见无大碍。便将仍熟睡的文君抱至屋内点了柴火为人驱寒后,遂离。

评论
热度 ( 6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