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江祜/古原/初上战场<作业梗>

[2015.02.16/江澄怀]
  #终于难产完了#
  #靠我写的啥玩意儿这是#

十三号晚上师父布置的作业↑

按我的逻辑当晚不算

而且擒人节师父说放过我。

与师父认识三天累计被逐出师门六次
按我的逻辑逐出师门的日子也不算x
所以我还是算超前完成了作业√

-----------[以下正文]------------

江祜。初上战场。

那年正值敌寇扰我边疆之地,虽不至于惊动朝堂,但也使得这边疆地闹得人心惶惶。
春意阑阑,檐上的莺燕啼鸣不休。旋身舞戟直刺飘飞转悠着的棠棣,被一阵急促的碎步声惊扰,长戟拄地叩出闷响。说是突接到命令这几日需得斩除心怀鬼胎的扰疆蛮夷。磨刀千日用兵一时,这也是第一次征战啊。心中也知战场凶险,不过倏尔便打消这个念头,究竟是弱敌来犯,依仗将士们的苦练和这些年来自己来的用功习武应不足为惧。

战戈已持,整装待发。
一声凄厉的号角声划破军营之上的惨淡天际。
  [杀——]
身为将军自当勇冲在前,一声厉喝后直冲向敌阵。哪有靡靡之音,战场上一切嘈杂都夹杂着壮烈。急驶的马蹄声隐在震耳欲聋的战鼓擂声中,滚滚沙尘混杂着兵戈相击与喊杀。
顿觉耳边侧来寒冷刀风,长戟一抡击退身后欲意偷袭之卒,勒马转向直刺那厮胸膛,拔出长戟,血染上征袍也溅到自己脸上。见其伴着一声闷哼抽搐些许,瘫软倒地,心中微震但一想到扰民夺粮的那些个丑恶嘴脸不觉勾起个弧度。
似循着一种本能,看着一个个倒下之兵,涌起莫名快感。
 [将军,你看我们快要赢了!]
这位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将,仰着他那被烟尘血浆糊地脏黑但不缺英气的脸笑着说。
  [小心!]
来不及说完这俩字,少年挂着笑的脸突然僵硬起来,双目睖睁直身倒在马背上,然后跌落在地上,他甚至还没有看清楚究竟是谁结束了他的生命,他年轻的生命。

猎猎冬风拽起四下枯芜只黄土上的几缕败草,随意扔洒在弥漫尘沙和血腥味儿的浊空中。敌方参军已落跑,数百里狼烟散羽,破盾断戟,尸血遍野。冻风时作,扑鼻的血腥气令人气闷作呕。
自古沙场从未有不见血的,但…究竟是有些触动,昔日手足兄弟,还有那个毛头小子……。
[将军!那些蛮夷逃兵还要不要追?]
看着逃跑的散兵,自己被血腥味压地胸口沉闷有点喘不过气,紧握长戟的手麻木脱力,张了张沾了不知是哪个亡命徒之血的干裂嘴唇:
[不必了。]
瘫倒在地,阳光照到刀上闪进眼里格外晃眼,下意识闭上眼睛躲过,眉头蹙起睁开双目,也不知向着哪处开了口。
[是啊... ...我们赢了...。]


-

初战自戏观看指南

 以下是师父找茬[指出的明显错误]
  写的时候也觉得各处矛盾
  因为懒就不想改了orz

1.如果说你的皮是一个比较心智坚强的人,他在杀了他杀过的第一个人时可以笑,那为啥他在一个小将死了的时候会难过这么久 
2. 一般第一次上战场应该是小兵,要做将军除非上面有人,要不就累计军功 
  对于以上矛盾我厚颜无耻地 如是说 [......看颜!]

另。江祜自戏观看指南.
  内容不明白的,我解释下就是我去打仗,目睹一熊孩子作死挂了。突然明白,哇沙场征战太可怕。果然不作不死。于是准备去c俘虏[bu
  某鸡窝说她最近c民国汉奸上瘾若我去c俘虏会帮我捏脸[(๑ŐдŐ)b想想都有些小激动x

因懒癌发作想起来c俘虏还要码份戏,于是就放弃了。
  以下是本帅师父为想c俘虏的小伙伴提供的梗:
  【战败的失落与对敌军的仇恨,绝望之中却又坚定自己不会就此认输,一定还会整装再来戮尽三千敌军重振我国雄风?】 
  有意者务必联系我!回复就成√

2015.02.17.江澄怀.

评论
热度 ( 7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