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将帝/君臣谈说

[2015.07.19/江澄怀]

皇帝:江则远c
将军:江澄怀c
梗。御书房内君臣谈说。
 (先前发的将帝三十题其一)




将军。御书房内。
夜色沉沉,殿堂之内静及压抑。
看着面前经纬上黑玉白璇子交错纵横,双方祺势相当。眉头微拧旋即悬子落盘叩声清脆,白璇归位荡碎阴郁气氛。
案侧长信宫灯灯蕊随声摇曳些许,烛光灿然辉映这玄服容盖一朝帝王面,对弈人长睫遮藏难以看清究竟是光影映射之象还是璀耀眸光。
稍稍立直微僵身子,片刻启唇:
  “到你了。”






皇帝。
冷风微拂至漆黑流转。偌大玉砌鎏金殿堂让人不免恐慌敬畏。
环顾被远远支开的婢女或是侍卫毕恭毕敬甚至是有些畏惧的低头静立着,嘴角竟勾起一点弧度。仅一棋盘之隔对弈人,目光似是带着凛然戾气。四目相对。只觉他目光愈发坚定却毫无躲闪意思,不禁开怀:“将军征服无尽粗沙旷野,魄力胆识定不同旁人。”只见案前人以修长而又指节明显的两指漫不经心的夹起一颗黑玉璇子,旋即叩上棋盘,尔后微微抬首正迎上对面纤长眉眼。
 “将军征战沙场,为的是什么?”






将军。
青铜玄武慵懒伏案吞吐着袅袅绵长烟缕,寂寂飘散,余绪化暖。
正拈璇欲下闻言屈指迂回捏落掌中,握拳垫颌眸光一扫大局:
  “不为功名利禄,不求封狼居胥,只因大爱天下。”
不出意外地等到对方赞许说道此男儿气概非凡,忧国忧民。唇角暗藏几分浅浅笑意摇了摇头,贫乞穷丐尚需茶饭温饱,开国祖皇也为的是扬名天下留芳春秋。
当今天下无欲之人当真有?人人皆有欲,只是各人用了不同方式来表达。就像一件华服锦缎沾到一滩未干污迹,有人选择把它翻过来穿,而有人径直把它露在外面。
 大爱天下只因在这旷大天下里,有一个你。






皇帝。
烛火飘摇。火光之下,一几圆椅上,衣袂宽大斜斜倚着,衣襟微垂。
绣着金线暗纹纹彩在暗处图样模糊,随身子时时闪烁粼粼微光。姿态闲淡一股凛然令人不自主仰望的气势如巍巍玉山。
先前沉在光影暗处的容貌在听闻眼前人一语后忽显容光,又是爽朗开怀:
  “周幽王为博美人笑烽火戏诸侯落得狼狈,吴王夫差与西施日夜欢愉终洒遍英雄泪,刘邦最爱戚夫人曾经做《鸿鹄歌》,楚霸王项羽一生独为虞姬。只叹儿女情长,英雄也难过。不知令将军可有心心念念之人,她该是如何绝代风华?”





将军。
就像一件华服锦缎沾到一滩未干污迹,而我注定只能将其藏掖,没有任何的余地。
脑海中浮现当年大宴随父入宫的场景...。
  “从今往后,长剑所指皆为我朝之疆土,普天之下皆为我朝之子民。”
瘦弱的小殿下站在假山上,用着一口极为稚嫩的音色模仿着他太祖爷爷身披甲胄头冠银盔立身高墙之上的雄阔风姿,登时失声而笑。
敛眸从冗长回忆中退回褐瞳笑意浓浓仰首对人,那青稚面庞与这凛然轮廓似相重合无分。
  “确实绝代风华。”
只是那人怕是这辈子也不会知道吧,封缄于口。
天知,地知。你不知,而我知。





 懒癌。龟速。

评论
热度 ( 6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