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将帝/自戏终章

[2015.07.28/江澄怀]

皇帝:江则远c
将军:江澄怀c
终章。结戏。


-

将军自戏。私戏终章。

微风吹得湖心碧水涟漪阵阵,一圈一圈地晕开波漾。岸旁翠柳枝条温柔拂空的画面随着绝马轻歌和一行军队萧萧渐远。
长路劳马,边塞阵地已入暮里。
将要烧尽的烛火在蜡油的吞吐下烛影摇曳,试图挣扎出仅存的最后一丝光亮。苟延残喘的它最终被另一只替代。军帐之下,又是一片灯火通明。

曲指扣住图纸边沿,展开地形图。图角翻翘只得顺过一掌大砚台压住。而泛黄卷角恰是此次对战之地,迈指之内北戎据点皆是广阔草原。蛮兵多以骑兵为主个个又骁勇善战,而本朝步兵为多,则是自国错综地势所趋。这作战地理的环境就占不了上方,况且边地气候恶劣,朝热暮寒也是不利。
得胜三要缺其二,此战怕是多殃少福。
摆手遣人早些休息,熄灭灯盏拧眉卧榻难入眠。下榻寻了一火折子来,摊开随身巾帛落了几字,遒劲笔锋丝毫不掩,看着落拓的笔迹微有些失神,终是眉峰舒展开来报以苦笑。

 
狂风怒吼粗砂莽莽,敌军骁悍无比。
兵戈相击声震耳欲聋,血腥味灌入鼻喉。敌军将领见来人毫无半点求和意味,自己人又死伤惨重,鹰目圆瞪喘着粗气开了口。
“中原人还是打算这么硬碰硬?”
四面楚歌,城是孤城。敌我皆死伤惨重。豆大汗珠混夹面上沾着的鲜血滑下,浸入地里。犯我国疆者,虽远必诛。字句言犹在耳,臣一直拳拳服膺。
咧唇轻哼一声,挥戟刺天斜睨妄想求和之人。
“死守孤城,绝不求和!”
一声令下气势如山抖,天时地利人和谁说三者必得之?人定胜天。区区几个小毛贼何以为惧?

“将士们!给我杀——”
跨下棕马凄厉长啸,血溅八面。险些翻马跌落,纵身一抡长戟顺势着地找回平衡。一抹狠绝浮扬面上,正准敌军心口刺去,锐尖舔血,戾气方燃。旋身一个横扫千军之势,逼退来人。双脚早已僵硬不堪,难以挪动。许是趁着这会儿空暇,自己的胸膛突地被刺一紧。

咬着牙关前迈一步,血泉涌而出。用不着回头鉴定,得势人的脸上一定满是嘲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扬了手中长戟将背后人首级夺下。
胸膛刺痛无比,原本银亮的甲胄被糊成一片暗红。指掌早已脱力,却像粘上一层厚厚的胶与长戟不分。长身一软直直地跪在地上,眼前清晰的画面一点点变得模糊起来,耳朵残留的意识透过黄沙掩映传来马蹄匆忙渐远的声音。

“……赢了?”
当空的灼灼烈日迫使自己睁不得眼,也像是被这会儿千钧重的眼皮沉沉压住。罢了,睡一觉。
自古英魂铸青史,这是臣送您的即位礼,虽然……迟了点。

江山为聘,一世为臣。
陛下可知,除却君身谁堪当风华绝代。

 

 






-

皇帝自戏。私戏终章。

 

 

月光泠泠皎黠清冷,透过檀木窗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殿内压抑而安静。
遣退了贴身侍奉的下人。于六尺松木几案前,信手展开一折奏章。大多是百官为私利暗语中伤亦或是为家族荣光欲将自己或至亲女儿送上高枝一类。轻叹搁笔后仰闭目,旋即抬手按上太阳穴,这头颅中似是有未愈伤痕,隐隐作痛。

“皇上,将军鸿雁传书...”猛然抬首,一把抓过来人手中物,原以为是为汇报战情,展开来竟看到沾染了血迹的巾帛上只泛泛几句似是安慰的口吻叫人勿念,而末尾几字更是字字钻心:为了守护他的天下。

敌军是自小在漠北摸爬滚打蛮夷贼子,骁悍无比,且不言他物,单是天时地利,我朝就不占上风,你还要硬撑?
紧锁眉头盯着案上巾帛,旁边将息烛火微微跳动,婢女见状蹑手蹑脚走来重换了一只引燃。突然起身,扯过案上巾帛,紧紧攥在手中,额头浸出细密汗珠,却一个拳头击在案上,抿紧唇,郁怒盯着某处虚无一点。

 

金銮殿内,百官肃穆低头矗立。
漠北黄沙莽莽,敌军骁悍,怎能留你只身向敌。倏然起身,利落迅捷,瞳仁可怕地抽缩着,嘴唇的薄弱、颊部的枯瘦和一切骨头的突出都显示得一目了然。掀案怒目,字字坚决:“戎井战场,虽兵马强大,却始终不及敌方,此战僵持,御驾亲征!”
看群臣张目后惶急跪倒:“恳请皇上三思啊,宁失城池五座,不能让主上涉身沙场啊!”

遥想当年登基之时许下誓言创一太平盛世,众人恭敬称是,唯独你放肆笑出声来。而今那称是众人怕早已忘了当时光景,唯独你记在心间。
城池能失,可是......朕决不能失去你这个忠良。
方才备好铠甲戎马,却听闻边关捷报传来,将军拼死抗战,敌军仓皇而逃。

然心中却燃不起一丝快慰,两步上前双手移上来报侍卫肩膀竭力吼着:“将军呢?将军呢!”
“忠魂葬在青山。”
双手似是失了筋骨无力滑下,身子一倾,沉沉卧进高台龙椅之上,两眸似是失去光彩。

你是朕的忠臣,朕命你求和,你为何偏不肯遵朕之言,为何......
如今,这盛世江山是有了,他却永远不会归来了。
唯一物什遗主上,抬手缓慢抚上眼前斑驳血书,一字一顿默念血书所言:除却君身,谁堪当绝代风华。

泪痕微,嘴角上挑喉间却哼出两声轻笑。
你以为,我不知?




-
自古将帝多be.

评论 ( 2 )
热度 ( 7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