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军营浅谈/将皮

[2015.08.07/江澄怀]

老将军/47:小语子c
小将军/25:江澄怀c
梗。军营浅谈。


-

老将。君付羽
听闻那江家小子要来此军中拜访时,不由一笑。
江家的人与自己处于朝廷本就同在武官高位,关系也不会好到那里去,不过那江家的小子倒是得老夫自己几分喜。
想着虽新朝建立已有几时,但终究是新朝, 无大战存是一码事。可俊风常旋来回不定,人心更是难以揣测又是一码事。若今日云散,却终有飓风再起,云再泛涌之日,如此周始我朝危也。如今防御并非长久之法,本想以雷霆手段根除,却无奈新朝初建根基不稳。
终日不得解,趁其有闲还是得问问有无良计,边疆残余前朝蠢蠢欲动,若不加以整治,恐铸大错,我朝且又愿被蝼蚁蛮夷撼动?
因此也未设宴而是直接吩咐下面的人等到来时将其带入帅营,自己则先将训练的安排给细瞧了遍。 





少将。江祜
夏日负暄,院中飘飞打着圈儿的落英被手中长戟刺了个穿。收戟换袭简单束袖戎服,唤了匹快马只身前往君老将处。
早就对同朝为将的君老将军有所耳闻,军中人敬之畏之。而他一贯惩治军营中犯事者的狠辣手段,家父虽素来不喜,但不得不说这人物既令人生畏又不自主地钦佩。 
此等人物,定当亲自拜会。
勒马而下,随小兵到了将帅营帐。木柱之上悬挂的牛骨马头大开着嘴,吞吐的烈火燃着的是边塞营中一贯的干燥酷热。 
案台之上是一卷羊皮图纸,一袭甲胄未卸虽愈五十却英气不减的人正负手观图。
压了压声音,颔首行礼。
“君老将军,晚辈前来拜会若有叨扰之处请多见谅。”   





老将。君付羽
对方到是比军中的人懂多了礼数,挥了挥手让对方过来,继而指向了案上图纸。
“江将军对这军中训练可有见解?”
立身浅笑,不予评论,瞧着图纸略加思忖,方才道了句。
“有什么法子就说不必拘束。”
这朝堂之中的事,处处谨慎才可,不过这军中之事也如其一般只不过未到恰处再如何谨慎也不得用,一战想要尘埃落定怎可?事事总有几番波折。
此事为之重要又怎不介于心中,于此也不再说话而是盯着那图思量了几分。于这军中若不护家卫国,不练铁骑之能,不过是一个闲职罢了,那还不如去当个屠夫得快。说到底,自己心中终究不过征伐两字。
可如此粗劣之举实在是难属我位之行。 





少将。
我苍祁建国已有二十余载,边塞除了偶有小部分蛮夷挑衅外并无大乱之势。
左传有言,居安而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故军中事务虽排地紧凑但无非未雨绸缪,倒说得上是清闲。
直起身缓步走了过去,麦色皮肤沉淀了他几十年的戍边生涯,眼角下那块月牙疤痕把黑眸衬地锐利。
也不急着回答,抬眸看着营帐之外。缓缓道了句,“将者,智信仁勇严也,”帐外黄沙莽莽,军队训练有素。“作为将领要先了解自己的军队此为智,再亲之信之,悲天悯人即可得道。但却不能无法无度,为将者亦严,正如君老将您的一声军令如山倒。”
帐中来回踱了几步,最后停于案前,将图纸覆于掌下。
“只是,我朝在明。若有暗敌蓄谋当如何应之?”  



老将。
听着对方的话手指覆上图纸没了声响好一会才道。
“敌不动我动,敌动我亦动,以动至静。既然在暗处必定在蓄力谋私,若此时不加以人力进行排查寻求线索。难道等待暗敌起乱?若到那时倒也真是晚了。” 
若如此倒也是捕风捉影了。想到这里眼里闪过一丝狠戾,抬手拍向了一边的木桩。新朝才建,本就不稳,如今若又多上那么几路暗敌倒是实属不利。
记昔日战场黄沙遮天蔽日,刀光剑影人血四溅,冷箭却是不能所料。 
 侧身看着图纸,眼睛闪过一丝黠光,继而又沉下了目光,深思着。  




少将。
君老将军拳头紧攥掌背青筋凸起,面上神色狠戾。那一蓄力拳头下去虽是铁钉驻稳了的实心木桩也随之震了震。
“君将军的意思,晚辈明白。可..。”
是了,表明上一派平和却更当谨慎。即使朝中是正规军队但一旦暗俑得机,江山虽固但民心一乱,对苍祁也是一大威胁。将者最忌骄兵,恃国家之大,矜民人之众便心高气傲者,必败。
“只是……”以动制静?现下太平,动员人力搜寻不知存在与否的威胁。且不说朝廷准不准,大动干戈地搜查,扰乱民生,于朝不利啊。“以动制静不可行。”
缓平眉峰蹙了紧,拱手一礼,低而坚决地道了声。
“天色不早了。”
“祜先告退,来日再访。”

评论 ( 2 )
热度 ( 4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