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寂寞空庭春欲晚/阿思海/自述

[2016.02.13/江澄怀]

#寂寞空庭春欲晚#
#阿思海#

头一回写自述 也不知道符不符合规范
梗。抄家。

-

阿思海。自述。

 

“阿布鼐勾结反臣,意图谋反。如有反抗,杀无赦。”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在前一刻还是和风晴好的天,忽地就变了颜色。
如今我还能清晰地记得,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雨,那场有生之年所见下得最为猛烈的雨。那时满天乌云密布,肃穆而又庄严。一道祥云瑞鹤的圣旨化作滚滚天雷,就那么直直劈开了亲王府上空的浓云。

惊雷劈下,化作一声声哭泣与喊杀。
那些明晃晃的刀刃刺向一个个鲜活生命,我的至亲。白进红出,鲜血四溅。多少次睡梦当中被填充上清晰地不能再清晰的血红,在每个夜阑风静的深眠重复上演。
人方为刀俎,鱼肉当可恣意屠之。
有些时候,奋力挣扎是徒劳无功的,就像在刀光血影里,被血浸成殷红色的白梨朶。它堪堪坠伏于地,任凭再大的风也刮不起来。


那么,你有见过红吗?不是女子出嫁的蔻丹染指,不是满山遍野的落英芳华,也不是家家户户悬挂着红灯笼。——我说的是一片血海,你所有在乎的人身上淌下来的血,汇聚成的海。
至死难亡。

一句罪臣轻飘飘地砸下来,砸了一地的鲜红。所以我拿起了刀,发誓让所有杀我所爱之人尽数偿命,而他们遭受的痛楚必会加倍奉予狗皇帝。
有个当年领旨封了亲王府的人曾经问我,“你究竟是谁?”我说,“我叫阿思海,是察哈尔亲王阿布鼐家的贝子。”
我叫阿思海。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就要死了。”

-
再不写完作业就真的要死了。
债清,赶作业去。

评论
热度 ( 3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