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现原首戏/杀手/自戏

[2016.03.11/江澄怀]



现原首戏,虽烂求评。





-

 

V字三十度,时分开呈下午一点。
腕表发出齿轮滚嵌带动的秒针转走声,嘀嗒脆响,在连空气都是肃穆沉默的病房内,上演着沉思者不急不缓的灵魂舞蹈。
严苛评审般的目光在表盘上倏忽扫过,步履扫风,从地板上弥散开84消毒水味。
那么,游戏开始。


直身立领修整衣袍,修长指节一点不刻意地半插入兜,虎口扣挂边沿。唇角勾起个明媚弧度,一句低沉近乎耳语的话自喉中撞进那股次氯酸钠独特的刺鼻气息里。
“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针管顺承他的掌背攀伏而入,病房独有的压抑气氛将那张面容与白旧床单死死融合,无差无别。他半倚床头没躺平,腰板执拗贴附枕靠,似乎担心背脊间有什么会偷偷溜走。鞋跟触地擦摩窸窣,细微声响也逃不过那双耳,失明者的听觉,毋庸置疑。不过胜算在于,自己同他的主治医师实在太像。
提跟并立低头俯视,唇角酝笑依旧。
“10。”
简单的数字将那双深邃死寂的眸,激出挣扎翻跃后的一片清明。不过顷刻之间又被这个男人急切粗沉的求生欲,盖地灰冷。
“十什么?十天?十个月?”
如研磨成粉的氢氧化钡和氯化钠晶体混合物,打翻在湿润眼眶,四目相接间,地冻天寒。食指曲扣黑沉扳机,冰冷视线顺着枪口正中对方脖颈上颤滚的突起。
真是不幸,“9。”





The game is coming to the end. 
Nine ticks left.
上天堂吧。 










-

“医生,我还能活多久?”
“10”
“10什么?十天?十个月?”
“9”

评论 ( 1 )
热度 ( 5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