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曹丕/若非同根生。

[2016.6.8/江澄怀]

 

植弟,别来无恙。




 

-

“若我不能在七步内作成,便任你处置。”
字字入耳,分明早已料到他会应下,却还是在那不急不缓的声音抵达耳畔的刹那,心弦微震。曹植啊曹植,这一次,你还想全身而退吗。抬杯合袖仰头灌酒入肚,捏握杯盏的力道不经意间深了一层。好在龙盘宽袖遮掩住半张面容,无人注意到方才转忽一瞬的失态。
群臣围拢,目不掩谑。他毫不在意,只是看向这方,等一个君无戏言。






-
这个人,从小就习惯立在我跟前,指点引谏,似乎为人兄长的是他非我。习惯在不经意间说出自己的想法,却赢得所有人的认可。于是当闻言他蓄意谋反,篡夺朝位之心时,多年以来的钦慕像是使用短剑的招数忽转,化为一股沉猛的疾风劈开了严密包裹的衣裘。
倾泻而出的,是腥红的妒嫉。

你我都是一父所出,这个位子,自然人人都曾觊觎过。
可笑你言不争,谁信。
不如,请君入瓮。
搁杯换笑直直迎上对方眼眸,扬臂并指齿唇开阖发出个简短的音节,“请。”




-

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锋冷的字句被一步又一步拉扯成弓弩紧绷的弧度,鼻翼间弥满的远处豆萁烟缕此时像是擂鼓般,示意着松箭出弩。只需一个微细的收力,目标就是囊中之物。
鞋靴轻叩在亮敞的大殿里,无卑无亢。

他素来低稳的声线竟如同号角般响彻殿堂。"本是同根生,”步步相逼,朝向自己。
秋风萧瑟天气凉,冷风似一片凌厉的刀刃飞侧在脸颊,寒肤凉骨。那人步履停瞬,孑然一身立于殿堂中央,表面看去似孤军无援,但当第六步迈出之时,大局乾坤已然被扭转扳倒。殿外草木被摇落了一地,白露成霜。
“——相煎何太急?”

箭羽出击,避无可避。
那是在油锅里浸烫过的利锐,正中心口时,先是化融了肃杀寒气,而后便是比刀绞还更胜一筹的疼痛。它从左胸蔓至腿膝,然后抽离支撑,使整个人一下卧入高座里。桂冠锦襜衬地人高昂依旧,然独独一双眸子傲气挫失,凝置虚无。







-

是,我曹丕多疑暴躁,甚至阴狠。
运筹帷幄,暗斗明争。位子坐得越来越高,手中的权势也抓得越来越牢固,对于朝位的威胁大多湮灭。而直到有人再提及这番情谊时,却才发觉,自己其实早已坐实了这孤家寡人。竟不须争斗。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可若非同根,你我何来相煎。“……你走吧。”






-
#斩春秋#五月戏。

评论
热度 ( 6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