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剑三/蛊梦/坑

[2016.02.08/江澄怀]


咩毒。
扔在这儿吧。




-

五毒。江沅c.

勉力展风身云体,匆急踏枝腾转。笛音唳破寂秋,却早失素日锐意。身伤神倦,穷途已至。
但见白衣越过,素袂扶风,如丹鹤振翅一般凛凛意气,飘忽登云几步,倏忽便已挡在路前。青锋已显,避无可避。
认命罢,能绝在他剑下,算我一生无悔。
足下滞步,身畔银铃叮铃脆响,该能掩住自己促急生息。紧攥虫笛,极力咽平喘息。面上乏倦一笑,抬眼凝他双目。

 


纯阳。江澄怀c.

笛音凄引,划割天际,前方是探不到底的崖。眉头攒拧,环柄踏雪追迎。末路穷途,她还要逃?
广袖拂甩,梯云纵截去路,字句积寒。
“已无路可走。”
四目交接,刹那凝滞,心底旧事翻涌相袭,却仍面若寒霜不露半分。短兵凛然,落崖惊风。
真气运转至小周天,脚尖轻点,破空刺去。
剑锋锋锐削铁无声此刻直指那人喉间,生死,只在一寸。

 



五毒。

“还有一条路。”利刃近在咫尺,却寸步未必。反扬颈前迎半步,任那寒锋点点刺破项颈之肤。转目扬睫,明艳朱唇忽地一勾,满眼衅味。“只是看现在挡路的人,让不让我走。”
十指染血这么些年,妖女毒妇的名声也早已坐实,然风月之事,一尝便生瘾。纵是正邪陌路,心内仍企,若他能松下手中剑,若他此刻...还能对自己存有些微不舍。嗤,痴心妄念,最是可笑。

 




纯阳。

装死.jpg











-
别推,我……不打算填。
[……x

评论
热度 ( 3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