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功臣/望乡台

[2018.9.1/一群人]

“此处是望乡台,你看我做什么。”


-
沈随。江澄怀c
高台的冷风鼓袖。
入眼的今朝国土,战火已是息平,配上了烟花礼炮。当真是登高者可揽天下,错了错了,可览。
“兔死狗烹,弹尽弓藏。”
这乱世出得了英雄辈,也嗜得了兄弟血,飞升炮花炸出鸿象,是血红。
身侧之人,何尝不懂这番道理。
自沈某与这人,一同助当今尊主扼灭最后一名前朝余孽时,死局便随即敞开,知人目光落于自己。
“此处是望乡台,”入瓮便入瓮,不妨开怀。
“你看我做什么?”

王砚。 @燕来京书
长驻处,前朝所立,八嵎里突显,相传能望半壁山河,梓里旧乡。
久战扼人喉,颈皮锁得下咽紧致,风夺上乘,屈肘侧倚台壁,与他高下相对。
“望乡望乡,”
眉梢牵笑,半仰起首,偏不望故川,恰落眼眸。“沈随,你总喜欢装糊涂。”
“我尚记得褚庆礼,酒兴时一同舞的剑,最后还是插进他心脏正中,你我至此,回身本该无故人。”
指及长剑,徐然抚过柄上纹理,语调清平。剑柄镶过一枚玉石,当下硌得生疼。
“——你,是最后一个。”



沈随。 @白如白糖
“也算斩尽春风。”
见人抚剑,心下略知三分,却只侧身抖了抖袍袖,松出些参不透的天光。
寒鸦日昏,在眉间跌开非烟非雾的醉态,于是瓢酒未陈,却无端念起少年时围炉频续的几碗杜康来。
彼时击节相讴,谈山河天下一掌以覆,他日遂志登高,兴阑后不曾有伤怀。倒是如今剑安鞘中,平白吹梦到从前时候。
而旧事早已失了颜色。
“可惜沈某无柳无酒,无以饯别,只借良辰美景。望乡不见乡,故旧不如旧,倒也称配。”


王砚。 @寓清于浊
心头清明,手下长剑有三分呜咽,铮铮哀怨着它不成器的主人。虎口紧扣,关节都泛出煞白。
倏然举剑,剑上是星芒剑下是月光,银辉碎成一片,穷极八百里。欲出语安慰,话语在喉头踌躇翻滚几番终是囫囵咽下。这澄澈耀的是盛世开元,即使良弓也只能自挂壁上,自堕锋芒。故土难回,故人难偿。
“他说你死,我就能活。我不信。”也不愿。
故乡已遥不可及,可故人就在眼前。一揽臂能勾到肩膀,甚至能嗅到他语气微醺。
“他是打定主意让王某无家可归了。”



沈随。沈千秋c
倦鸟尚且有乡可归,功高震主者只能客死他乡。这道理,谁都明白。
侧身借着光打量旁边的人,眼见他握紧配剑神色肃穆,竟还生的出些打趣的念头。
“这话说的,怎么像话本里写的。”
垂手摸向腰侧配剑,冰凉的触感及至肌理,猝而用力握紧剑柄,向来端稳的手却隐隐发颤。长叹一声,作罢。
望乡台,望乡望乡,焉知不是妄想。
“先前满目疮痍,世事烦琐,离不得你我。如今清闲下来又丢了这么个难题,我沈随,做不来。”


王砚。 @周来
眉目凝然,红丝布眼,纷扰囚牢非寸晷,冽风利刃争相恐后,向人的话语由不得剑光相存。
“做不来?”低头一念昔日二人助持,又回味起棋逢对手时日,万般来回换双眼讥讽,得声嗤笑。
故乡光景成是非,故人沧桑不改非所愿,兵戎相见非所愿。手中剑身全露,剑锋夺目。厝火积薪必见其焰,刀芒出鞘必见其血。
“望乡台已是此方高处,你若想回去不只有这一条路?”
做不来也得做。

王砚。唐桢c
本是每每都午夜梦回的熟悉情景,却因面前执剑人脸庞第一次如此的清晰真实,显得格外狰狞。
“你瞧这望乡台下,便是我们曾经求而不得的,故土啊。”
远来,狂欢,狂醉。
归去,拔剑,落剑。
退一步,落万丈。
“当初要行伊尹太公之谋,偏生不得同意。要论荆柯聂政之计时,你我这结局便早该料到。”
高,这望乡台,着实是高啊。

-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2 )
  1. -Shiyu-燕来京书 转载了此文字
    怀怀实力安排
  2. 燕来京书江澄怀 转载了此文字
    说实话我不觉得会有后续了x先转为敬???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