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霜风


一磕再叩,冽风涌入他的脊梁,压了弯。
人说男儿不该轻易而跪,人又言他李延折损气节甘愿为狗。鞑靼人捧腹,笑得肆意。共赴的囚伴在扣上镣铐,面青目紫之际,也不忘朝他拋去冷眼。
关外,风雪落万壑。


时令所趋。
他眼前是大片的血与雪,混合着,污了视野。

-
码个片段。

评论
热度 ( 7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