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古原/商人/祝君山<自戏>

[2015.08.17/江澄怀]

稿。



世人皆道,商者需秉承一字“诚”。 
但祝某并不觉得这个说法绝对的正确。 
即使是血性扬洒的沙场,阴谋阳谋也佐以伏兵暗将,三十六计不也招招算谋?商道之门路与其比较,如同高寿智者与浅嫩稚子。 
肩负一国之录的史官尚需顺承圣仪,假以无绩之君美德,掩昏王之恶再扬善,春秋笔法尚如此。商道亦如是。 
为商者诚,为商者奸。正道也好,歪门也罢,无非趋利避害而为之。 
无商不奸,只是算计或浅或深。 
正如算珠叩算珠,声声响脆。 
利,得益你我也。义,依傍益而存。不益不义,不益不仁。 
而商者的存在,即利与益与义间纽带——珠翠盘上珠珠连串的那根细木签子。  



-

祝君山。自戏。

台上戏子唱词咿呀莲步生花,水袖翻出了云。
“坦诚相待?”
自己的语气在不知不觉间染上几分嘲弄,双唇开合间暗自重复了遍戏文里那姑娘的质问意中人的一句。也不着急抬头验证戏台上的缠绵凄切,座中一片如雷的掌声已然揭示着剧情的高潮。

托于掌中的香茗茶气氤氲絮绕,味淡而稀,倒给嘈嘈园阁添了风雅。拎起茶盖轻轻翻扫面上的浮渣,凑在唇边泯了一口。眸光落在漂浮的茶渣上,嘴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
——世人皆道,为商者也需秉承一字“诚”。而在自己看来,并不认为这个诚字是多么高尚,不过是个臆想的存在,充其量算个宽己慰人的措辞。
即使是血性扬洒的沙场,阴谋阳谋也佐以伏兵暗将,三十六计不也招招算谋?商道之门路与其比较,如同高寿智者与浅嫩稚子,不可同年而语。肩负一国之录的史官尚需顺承圣仪,假以无绩之君美德,掩昏王之恶再扬善,春秋笔法尚如此。商道亦如是。 

暖园之内,一曲将歇。
喉间散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便起身离座遣马夫备车回府。哒哒棕马牵了当头日归家,暮色微显。
撩袍坐在荷叶托首纹的太师椅上,命小厮拿本账目及算盘来。双指指肚放在鬓角的晴明穴上揉了揉,试图缓解一些疲惫。

为商者诚,为商者奸。正道也好,歪门也罢,无非趋利避害而为之。 父亲曾说无商不奸,只是算计或浅或深。细细想来他说的无错,自古不需求无供应。
正如算珠叩算珠,声声响脆。 利,得益你我也。义,依傍益而存。不益不义,不益不仁。 
而商者的存在,即利与益与义间的纽带——珠翠盘上珠珠连串的那一根根软木档子。




-
END.

评论
热度 ( 5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