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澄怀

“拔刀向你,刃向我。”

樊哙/剑里的天下没有酒。

[2016.10.1/江澄怀]


“主公,我最了解你。”
“你有了解我什么?”



秦末的时候天下动荡不安,四方揭竿。
横起的战乱让我不得不扔下屠宰猪羊的大刀,凭着一身气力跟着一个叫刘邦的人在纷乱里站稳脚跟,谋得生机。 
我樊哙一介乡野粗人,不懂什么拯救万民的大志,只知道主公仁义宽容,对咱们兄弟都很好。主公还说,等到秦灭后,就和兄弟们一起回家乡,喝家乡酒。“誓灭暴秦,拯救万民。”义军的口号声震耳发聩,和所有同行的兄弟一样,我也一直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入主咸阳前的那四年间,哙随主公大小征战共四十二场,从未有过败绩,甚至以仁义之师纳秦国降兵二十万,兵不血刃而得秦都。


彼时天云惨淡黄沙滚卷,咸阳孤弱无援。 
当战马踏过咸阳城门前的一抔抔黄土时,我以为我是离着那一天更近了。




入主咸阳的当日,项军便随之设宴相邀。
原本以为只要谁率先占据咸阳,便能无所畏惧占城称王,而入宴时方知晓主公此前的犹豫缘何。鸿门之宴,实质快刀一把,要借机把主公和我们都除掉。
鼓乐奏鸣,推杯换盏间的面皮各个都带着晏晏假笑,心怀鬼胎。宴席上项军多番压迫逼迎,主公甚至用利刃将手掌划开道长长的口子,向角杯满注,朝着项羽沥血代酒一口干下。
我几乎记不得那场大宴是怎么样结束的,只觉得当晚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像是张绷紧的弩,蓄势待发着。
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鸿门宴才是真正的开始,而它从无赢家。

宴后的咸阳被灰蒙蒙的天覆笼着,干燥的风比初来时刮得更疾猛。
项军在给咸阳留下了一场三月不息的大火后,继续西进,并分封了各路将帅为王,主公被封为汉王,封地在汉中那带。

之后的日子里是兵戈不息,狼烟不止。
再后来,战事频报,我军日夜兼程,一直从九里山打到垓下。春去冬来,四载又是四载。
最后暴秦尽诛,项军已除。





而我等来的那天,万里无云,更无乡酒。 
那时候我突破重重兵甲站立在他面前,脖颈上架着近卫的刀,我明可以轻易挡开,但我只是双目接上他的,长剑直指,未挡未言。他先一步开口。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也是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从未了解过那个人。 
他已是群臣叩拜,肃穆青石长道为其匍匐引路的帝王;是将沉甸甸的玉玺捧在手心,玄袍加身,冠冕高戴的帝王;是颁布出一道道杀令,令指尽数忠义的帝王。 
是该先恩谢不杀之令,再回答吗,呵……承君厚爱。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哙……要现走一步了。”





“打完仗,我们去哪儿?” 
“我们齐回家乡!” 
“齐回家乡干嘛?” 
“喝家乡酒!喝家乡酒!!” 

我樊哙一介粗人,没什么大志,就想去喝喝家乡酒。
只是,再也不可能了。







#剑里的天下没有酒。

  梗是以某个组招的梗。
  此篇不全走史向 仅为同人 所以不上升到历史讨论 只作练笔文,多谢。

评论 ( 1 )
热度 ( 8 )

© 江澄怀 | Powered by LOFTER